第一關註 NEW CULTURE VIEW且慢為官員EMBA退學潮歡呼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  9月8日,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官網的EMBA學員名單中還有3名現任省部級官員的名字,9月9日,這3人的名字已被刪去。一個多月前,中組部發文嚴禁領導幹部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,EMBA、後EMBA、總裁班等被明確列為高收費社會化培訓項目,“領導幹部一律不得參加”,由此也引發瞭如今的領導幹部退學EMBA風潮(據9月15日《京華時報》)。
    有一個流傳甚廣的段子:1962年12月1日,赫魯曉夫參觀蘇聯中央展覽館舉行的現代藝術展,與負責此次畫展的藝術家涅伊茲維斯特內發生口角。赫魯曉夫一見到蘇聯抽象派畫家的作品,就破口大罵,斥責涅伊茲維斯特內辦這個展覽是揮霍人民金錢製造糞便。藝術家不買賬,寸步不讓地批評赫魯曉夫:“你不是藝術家,也不是批評家,而且在美學上你是無知的。”赫魯曉夫並沒有發火,而是反問道:“當我還是一個礦工的時候,你可以說我不懂;當我是一個基層幹部的時候,你也可以說我不懂;但今天我已經是蘇聯部長會議主席了,難道還能說我不懂藝術?”
    這個段子是不是歷史真實,無從考據。不過,卻反映了某種“現實”:在權力主導下,公共社會生活中原本存在的價值體系,可能隨之而變形、扭曲。
    比如說,官員與發明專利本來不搭界,但已經落馬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,據統計總共有35項專利,其中絕大多數與交通管理有關。這些專利的申請時間分佈耐人尋味:武長順從1970年開始在天津市公安局交警大隊工作,一直到2003年2月升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長為止,足足幹了33年交管工作。不過在這33年中,他只發明瞭2項專利。但是升任公安局長後,短短幾年間卻發明瞭33項專利。也就是說,武長順在交管一線工作時,對交管科研創見不多,一旦升官之後,腦袋反而忽然就靈光了。
    再比如,官員熱衷EMBA這個事兒,說起來,EMBA原本是一項很專業、很高端的工商管理課程,很多官員可能根本就不具備學習資質,但這些年EMBA引進國內後,又發生了怎樣的“變形記”呢?
    不少商界人士曾向媒體坦承,之所以不惜重金在國內讀EMBA班,並非真是為了進修管理知識、技能,而是看中了這個平臺對於拓展權力人脈的作用。而官員熱衷讀EMBA班,除了學歷鍍金,讓自己頭頂多個耀眼的光環之外,難道真是為了學習經濟管理、社會治理等從政知識,更好地為公眾服務嗎?
    國內EMBA之類的“天價培訓”能夠得以生存,並呈“蓬勃”之勢,有需求才有市場。據媒體披露,熱衷國內EMBA學習班的有三類人:官員、富商和三四線女星。在這個平臺的關係中,官員具有特殊的地位,位高權重,掌握社會資源、市場資源的分配權。正因如此,無論是培訓機構對官員減免學費,還是企業買單官員的學費,歸根結底還是為了迎合商人結交政要的需求,當然,也暗合了政商聯姻的利益衝動。如果說,政商聯姻是加熱天價EMBA的火爐,那麼,其中燃燒的則是官員手中的公權力。
    有輿論認為,嚴禁官員參加高收費培訓班,固然有促使官員回歸本位的良苦用心,然而,僅僅是禁了高收費培訓班,是否便能如願以償,恐怕並不樂觀。畢竟,既然只是搭個橋,沒了培訓班,也並不難改頭換面為聯誼會等其他名目,或乾脆建立更加私密的政商圈子。
    這種擔憂,顯然並非多餘。畢竟,無論官員們是熱衷讀EMBA,還是熱衷“專利發明”,其實都不過是以權力為核心建構起來的“名利場”中的普通一環。
    一紙禁令,固然能收到諸如“官員退學潮”這般立竿見影的效果,但終歸還是“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”的治標之舉。之所以說,不值得為“官員退學潮”歡呼,原因其實很簡單,敦促官員“下架”EMBA,充其量不過是給官員行為多加個“雷區”,但是客觀上消除不了政商聯姻的內在衝動和存在土壤。更近一步講,那就是:對權力主體(官員個人)的行為規範,不能代替對權力本身的制約。而治本之道,恐怕還在於,加快政府改革,釐清政府與市場的關係,把權力納入法治和制度內,讓權力“歸公”。
    本報評論員 肖金  (原標題:且慢為官員EMBA退學潮歡呼)
創作者介紹

高先生

cc01ccey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